首页  »  以案说法

网银业务给协助法院执行带来难题

来源:本站 发布时间:2015-9-11 10:43:33 浏览量:

    案例

        2008年3月4日下午16时,中国工商银行××支行(以下简称G银行)开放式低柜工作人员N接待了某法院两名工作人员。法院工作人员告诉G银行:预扣划被执行人某乳业有限公司30850元存款,但尚不清楚该公司所属A、B两个账户内是否有存款余额,因而打算先查询出两个账户的存款余额后再作扣划。G银行工作人员N告诉法院:该公司已开通企业网上银行业务,公司通过网上银行进行转账交易比较频繁,随时都可能发生存款被转走,因此,在查询后至扣划手续正式办结前,G银行难以保证所查询出的存款不被该公司网上转走。但法院工作人员未重视G银行意见,只向G银行下达协助查询存款通知书。经查询,B账户内有存款余额446462.24元人民币。法院工作人员随即又填写“协助划拨(提取)存款通知书”,要求G银行对B账户内30850元存款予以扣划。于是,G银行工作人员N又办理B账户内存款的扣划手续。然而,至16时8分扣划手续办结时,B账户内存款余额仅为30062.24元,较30850元还差近788元,未能全额扣划。法院工作人员认为G银行工作人员N向该公司通风报信,使被执行人转账导致B账户内存款余额不足,随即填发拘留决定书,拘留了G银行经办人员N。G银行随即查看B账户交易明细,发现被执行人于16时6分通过网上银行支付了一笔416400元劳务费。事后,G银行说服被执行人向B账户内转入1000多元,并于16时19分将差额的近788元扣划至法院账户。G银行也将后续扣划款项情况告知了法院,但法院仍未放人。次日,经G银行多方说明解释,并被迫向法院提交“检查书”,法院才释放了被拘留人员N。

        案例分析

        1.银行难以知悉客户网上银行的交易行为。网上银行又称网络银行,是利用因特网技术实现银行与客户之间安全、方便、友好的连接,并通过网络为客户提供各种金融服务的一类电子银行产品。它实现了“背对背”的服务,使客户办理业务不再受银行营业时间和空间的限制,即银行可在任何时候、任何地方随时随地通过网上银行办理转账等交易。这种服务方式使银行难以知悉客户已在或将要在何时、何地通过网上银行办理转账等交易。因而,在银行办理协助查询、冻结、扣划手续的过程中,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客户通过网上银行办理对外转账等交易,换言之,我们无法排除两者的偶然性巧合。因此,在本案G银行办理协助查询、扣划手续的过程中,被执行人在时间、空间上完全有办理对外转账交易的条件。而G银行查看被执行人B账户交易明细结果,也充分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      2.法院不能仅凭主观推断下结论。在开办网上银行的前提下,认定银行是否向被执行人通风报信,不能仅凭主观推断(但一些有权机关往往有这样的惯性思维),而应结合客观情况综合分析。就本案而言,以下客观情况不容忽视:一是被执行人已开通网上银行业务,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对外转账支付,而G银行对此难以知悉和控制;二是G银行经办人员N在办理协助查询、扣划手续时,一直未离开法院工作人员视线,无论在时间上还是在空间上均无通风报信的客观条件;三是被执行人转账金额并非B账户内的全部(或十分接近的)资金,如果经G银行通风报信才转账的,那么按惯常思维被执行人肯定是将B账户内的全部(或十分接近的)资金转出。笔者认为,仅凭前述三种客观情况之一,就足以动摇法院的主观推断,除非法院有相反证据材料佐证G银行确实向被执行人通风报信,否则,不应认定G银行向被执行人通风报信。

        3.法院作出拘留决定不妥。修订后的《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零三条规定,有义务协助执行的银行如拒不协助查询、冻结、划拨存款或有其他拒绝协助行为的,法院除责令银行履行协助义务外,还可给予罚款处罚,并可以对银行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,对仍不履行协助义务的,可以予以拘留。第一百零五条规定,拘留须经院长批准。依照前述规定,拘留对象应该是“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”,拘留须经院长批准。同时,前述规定对适用拘留还隐含了一个前提条件:法院先应责令银行履行协助义务,如仍不履行的,才可适用拘留。其立法本意是给银行一个“改过自新”的机会。本案G银行经办人员N一直未离开法院工作人员视线,没有通风报信的客观条件。因此,即便认定G银行通风报信,那么直接责任人员也不应是经办人员N.由此可见,法院拘留对象有误。本案法院当场填发“拘留决定书”,违反《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零五条“拘留须经院长批准”之规定。法院在没有“责令银行履行协助义务”的情况下,就拘留经办人员N,剥夺了G银行“改过自新”的法定权利,也违背了拘留适用的前提条件。而嗣后G银行说服被执行人并将差额部分补划转至法院账户,也充分说明了G银行并非“仍不履行”协助义务。

        4.银行提示做的仍有不足。本案G银行仅善意告知法院先查询再冻结,会有资金被转走的偶然风险,但却未告知法院怎样去做可防控这一风险。事实上,G银行总行就类似情况有专门规定。就本案而言,G银行应进一步提示法院事先做个冻结账户手续(可先不写金额),将所查账户先冻结住,这样便不会发生后面款被转走的事情。当然需要指出,法律并没有规定G银行必须有这一告知义务,因而也不应成为法院做出处罚的依据。

        案例启示

        1.法院等有权机关应认真学习金融知识。首先至少要改变以下两个方面的传统观念:一是认为学习、了解金融知识是银行的事,与有权机关无关;二是对金融知识的认识仅停留在传统领域,对新业务知之甚少。其次要学习金融知识尤其金融新业务知识,了解它们的操作流程,避免不切实际或毫无依据的推断或猜测,从而做出不正确的决断,影响有权机关的公允和形象。最后要了解新技术在金融领域的运用,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类似本案技术性风险发生。

        2.国家应尽快制定统一的《金融机构协助执行法》,以统一协助执行法律依据。该法在内容上应至少明确指导思想、执行主体、协助执行主体、执行范围和对象、执行程序、各主体权利与义务;在原则上应至少确立相对公平原则、形式审查原则和有错追责原则;在操作上应至少确保简便易行,银行仅对形式审查结果负责,凡银行因履行协助义务而遭客户起诉并败诉的,银行承担责任后有权依败诉判决申请获得国家赔偿。

        3.银行应主动化解与有权机关之间的矛盾。一是事先有意识地向法院等有权机关宣传、讲解金融知识特别是金融新业务,尽可能从源头上去化解银行与有权机关之间的认识矛盾。二是个案中要做好提示工作,尤其在冻结、扣划时尚不知具体余额而需要先行查询的,应告知有权机关最好先做什么以避免发生突然变化。三是矛盾发生后,银行应积极向权力机关提供相关证据,说明银行无过错行为。同时,还应向上一级单位等部门反映情况,争取矛盾得到妥善化解。如执法人员个人涉嫌违法的,还可向所在单位纪检部门反映情况。


    作者:陈福录
    原文网址:http://article.chinalawinfo.com/ArticleFullText.aspx?ArticleId=92004 
上一篇:借贷中介费高于利息有效且不受四倍利率限制
下一篇:无下一篇

湛卢律师网—赵世峰律师的个人网站 版权所有 我要啦免费统计

手机: 13674977782 电话:0371-89913901 传真: 0371-89913900 邮件:zhaosf@wslawyer.cn 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商都路与中兴南路交叉口西北侧 凯利国际中心A座13层 邮编:450008

豫ICP备12011514号

当前网站总访问人数: